• <var id="8lcz8"><label id="8lcz8"></label></var>
    1. <cite id="8lcz8"></cite>

      <table id="8lcz8"><meter id="8lcz8"></meter></table>

    2. <var id="8lcz8"><cite id="8lcz8"></cite></var>

        <var id="8lcz8"></var><var id="8lcz8"><ol id="8lcz8"></ol></var>
        <output id="8lcz8"></output>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>新闻动态>市局动态

          讲好运河故事、彰显运河魅力,杭州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怎么建︱千年大运河,流淌向未来

          信息来源: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发布日期:2022-05-25 17:49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大运河新景

          流淌了千年,大运河依然生生不息。

          如今,这条滋养民族精神、孕育灿烂文化的黄金水道,又迎来了新故事。日前,杭州正式印发《杭州市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暨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》和《杭州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规划》。“杭州将以大运河杭州段为轴,努力打造中国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经典园,使之成为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文化生态实践范本。”杭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发展与历史保护研究所所长华芳说。

          2019年,为保护大运河文脉、彰显运河文化魅力,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“核心工程”——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应运而生。作为大运河南端的枢纽中心城市,杭州无疑是中国大运河时空演变、城河关系影响与价值阐释的缩影。这座城市能否讲好运河故事,发挥大运河文化精神独特的影响力、感召力、生命力,对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十分关键。

          今天,我们沿大运河标志性项目走访,拱墅运河体育公园精彩亮相,小河公园正在施工,运河二通道格局初现……千年运河,流入当代,流向未来。

          宽广多元

          让千年运河文化立体化

          周末到访拱墅运河体育公园,你能邂逅多元生活方式。北区,约两万方的芳草地上,一只飞盘在晴空中划出优美弧线,被仰面追逐的年轻人稳稳接住,优越的场地条件,让这里迅速成为运动爱好者的集聚地;南区,广场舞者抢占了体育馆下阴凉处,手中折扇一展,舞出一曲《杭州之恋》,柔美乐曲混搭旁边滑板公园里的嘻哈音乐,出乎意料颇为和谐……


          拱墅运河体育公园 拱墅区委宣传部供图


          串联这些热闹场景的,是静静流淌的“运河通道”。一条花园岗路,将公园分为南北两区。一处名为“花令十二坊”的下沉通道蜿蜒而过,地面的砖石上,印刻着京杭运河流经的城市坐标。从起点北京通州到我们所在的杭州,无声的浪涌承载了整座公园的精神文脉,与三公里外流淌的运河一起奏出时空穿越的历史回音。

          不止如此,拱墅区长30余公里的大运河遗产河道内,还分布着上塘古运河夜游、大运河紫檀博物馆等。去年开始,从各类博物馆到文化遗存,从公共文化设施到文旅项目,20处运河文化地标陆续“上新”,目前,已开放7处。


          运河边展示手工制伞技艺。

          拱墅区委宣传部供图


          贯通历史、融入文脉、承载生活,2014年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,关于它的文化挖掘从未止歇。2019年1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长城、大运河、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》,正式开启国家文化公园建设。首批就入选的大运河文化公园,也被誉为中华文化保护的灯塔项目。

          “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,无论在内容还是保护利用形式,都是中国首创,是我们彰显文化自信的创新探索。”杭州市运河综保中心副主任陈江解释说,不同于游览休憩的市民公园,以及强调生态系统原生性的国家公园,国家文化公园以公园为载体,以文化为主题,突出民族文化自信和地域文化认同。它的保护对象是历史文化和文化传承机制,因此也需要更多人的因素参与,体现人的精神力量传承。


          2021大运河文化旅游节,运河边上演精彩演出。

          拱墅区委宣传部供图


          作为京杭运河南起点的杭州,在大运河文化精神谱系中具有独特地位。大运河杭州段,由水网密布的京杭运河、历史悠久的上塘河、“天工人巧各取其半”的浙东运河组成。有专家将其和八达岭长城类比,认为杭州在中国大运河体系中的区位与历史价值,可比肩八达岭之于长城。

          溯源历史,你会发现杭州与运河有解不开的渊源。这里因运河而生,隋唐大运河贯通后,隋朝在余杭设州,改名杭州,这也是杭州之名的最早由来。这里因运河而兴,两宋时期,大运河成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重要命脉,杭州成为漕运的首要目的地,南宋定都杭州后,杭州的城市发展达到历史上的最高峰。

          然而,要对标长城,比肩八达岭,成为大运河精神的代表,杭州仍有路要走。此前,杭州大运河虽有知名度,却缺少像西湖、西溪湿地等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;刀剑剪博物馆、手工艺活态馆等活化案例虽成功,但大多集中于桥西片区,尚未多点开花。这都成为杭州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        新发布的《建设方案》,提供了一些答案。首先是更宽广,杭州段建设范围覆盖大运河沿线7个城区,重点建设管控保护、主题展示、文旅融合、传统利用四类功能区。其次是更多元,纵观保护开发方案,最亮眼的十大核心展示园中,不仅有传承传统文化的塘栖江南运河名镇、拱宸桥运河文化群落等核心展示园,还有体现现代运河发展、多元文化融合的江河汇现代运河、武林运河繁华商旅等核心展示园。

          整个项目预计到2023年底基本建成,2025年底在大运河文化公园范围内,将实现各类文化遗产资源保护全覆盖,基本形成分级分类展示体系。“我们要让运河千年文化立体化,打造一个让运河可观、可感、可亲、可触的国家文化公园。”杭州市发改委大运河文化专班工作人员高徐昌说。

          融合创新

          找到保护发展平衡点

          “项目穿越遗产河道和驳岸,应在设计方案中补充遗产河道和驳岸的施工保护方案,确保遗产安全……”近日,杭州市京杭运河(杭州段)综合保护中心针对规划中的城北厂配套污水管工程,出具了一份遗产影响评价意见。

          在陈江看来,这正是运河保护越来越严格的体现,自2019年1月起,所有在大运河遗产区内进行工程建设的项目在立项前,都要报请大运河遗产综合保护部门进行遗产影响评价,3年来被评价的项目已达98个,“现在更是给大运河遗产保护上了‘双保险’。”

          和很多老杭州人一样,在陈江的记忆中,大运河一度因航运功能衰退而衰弱,沿河环境污染严重,两岸部分市镇走向衰败。“以前的杭州大运河是被尘封的珍珠,随着人们保护历史文化观念的提升,现在的运河逐渐拭去浮尘,开始散发璀璨光芒。”华芳和其团队负责编写《杭州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规划》,此前,他们进行了大范围普查,梳理不同地段、城区的大运河资源禀赋,明确差异化建设保护重点,希望最大程度平衡保护与发展的关系。

          华芳强烈建议记者到历史上的浙东运河源头——西兴古镇看看,这里归属浙东诗路启程核心展示园。走进古镇,就像走进一幅古老水乡民居的画卷。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西兴古镇凭借特殊的地理位置,成为河海联运、接轨内外贸易的水道与港埠。千年后,曾经“上船下船西陵渡”的繁华景象,依然有迹可循——大埠头的石级,一直延入古老的官河,无论水深水浅,都不影响船靠埠卸货;青瓦盖顶,屏风山墙,旧时替过往客商中转货物的过塘行建筑依旧矗立,这也是杭州大运河段仅存的过塘行建筑标本。


          在西兴古镇,居民和运河共成长。

          西兴街道提供


          “我们打造古镇,始终以保护为前提。”西兴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街边的老宅中还住着原住民,摒弃大拆大建模式,这里原样保留了众多历史建筑。即使古镇房屋修缮,也以修旧如旧为准则,老宅上补上的青瓦,都是搜集来的旧瓦。原汁原味的运河古镇,吸引不少游客和创业者,使得茶叶工坊等与之相契合的业态得以健康生长。

          在华芳看来,国家文化公园要赋予人们共鸣和感触,就必须保护好真实的历史空间。为此,他们规划梳理了已保护的历史文化资源约215处,新增展示的文化资源约140处,各城区可根据自身需求进行参考,在保护基础上,进行开发建设。

          很快,《杭州市大运河核心监控区国土空间管控细则》也将出炉。“未来,不止是遗产保护区,所有纳入大运河文化公园体系的运河近岸,都将不再出现高楼。”华芳说。

          当下正在加紧施工的十大标志性项目之一,小河公园的建设体现了另一种平衡——对历史的尊重与彰显和对城市功能需求创新的融合。

          背靠小河直街历史街区,北接拱宸桥,东面大运河,小河公园已初见雏形。这块地的前身中石化小河油库,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,是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省建立的第一座油库,承担着重要的“储油”“输油”功能。时代变迁,随着油库搬迁,小河公园将成为新的文化景观地标。

          公园码头边一处造景的老机器吸引了记者注意,表盘上的数字定格在“17295.5KL”。“这是小河油库提供的老照片中,一台柴油发油机在2019年油库关停时的发油流量总数,我们在这里做了复刻。”杭州运河集团文保建设公司规划设计部部长张璐说,为了保留并体现运河的工业文化,他们与中国石化浙江杭州石油分公司建立常态化沟通机制,多次走访油库的老员工、相关专家,收集了一批油票、史料、老物件等与小河油库文化相关的元素来丰富公园的微景观。

          如今,俯瞰小河公园,四个仓库和三个老油罐被完整保留,历史的厚重之上又增加了创新改造。油罐外壁开凿数个圆孔,保持空气流通的同时兼顾艺术化的光影效果,方便今后游客互动体验。仓库的部分墙面上,用具有强烈工业感的耐候钢做出了窗帘质感的“S”型曲线。规划中,公园上空还将用气枕搭建云棚,轻巧的云棚搭配耐候钢呈现出新旧融合的效果。

          “公园建成后,将打通运河世界遗产拱墅段游步道的唯一断点,串联起运河沿线的桥西、大兜路、小河直街历史街区,形成一个聚集化的历史大街区。”张璐说。

          重构通道

          打开水运复兴新格局

          大运河的另一个特别之处,在于它是大型线性活态遗产。

          所谓活态,是指运河不仅是历史文化的见证,它还活跃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。比如,现京杭运河塘栖至三堡船闸段,仍担负着杭州城80%的煤炭、石油、粮食等物资运输功能。“所以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,不仅要有家国情怀,还要有人间烟火。”华芳说。

          有烟火气的运河,带来了“时空不同,感悟却相似”的文化传承。网络平台上,不少船娘用视频记录运河上的跑船生活。“京杭运河文化中,咱们跑船人代表的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。”时至今日,杭州武林门码头依然不时有人询问,有无赴无锡的夜航船,希望能枕着运河水晃悠一晚,醒来便是另一个水乡。

          此次《建设方案》中,最广为传播的一点,便是未来将开通新的跨省内河游轮线,打造杭州-苏州、杭州-无锡等内河游线;而运河二通道的建设,也将打开运河客运与航运的新格局。那些触之可及的水上印记,或将变得更加可亲可近。

          1000吨级双线同步建设的八堡船闸工程,是京杭运河二通道项目的关键节点工程。这段时间,潘国华经常在船闸项目工地上巡查,看闸室是否清理干净,设施设备是否调试到位,信号是否稳定。作为杭州市八堡船闸联合调试小组指挥长,他满怀期待。“目前船闸已经顺利进行了无水调试,现正进行有水调试的准备,为今年下半年实现试通航打下基础。”

          运河二通道的建设,更为京杭运河杭州段,留足了深远的发展空间。项目一方面是对原有河道的改造提升,起自塘栖,终于博陆,全长33.9公里的老河道,将由四级航道改造成三级航道,增强通行能力。更有魄力的一方面,是再造一条新航道,起自博陆,穿320国道、沪杭铁路、沪杭高速公路,终于八堡,全长26.4公里。

          建成后,运河二通道入江口的八堡船闸,设计年单向通过能力可达4200万吨,双线船闸可满足20艘千吨级船舶同时通航,相比原先的三堡船闸大大提升。从这一角度看,二通道不仅打破了杭州无法通行千吨船舶的历史,也使得京杭运河的货运能力翻倍。未来,千吨货轮可以从山东、江苏一路南下,经由崭新的运河二通道与钱塘江相通,向西可至衢州,往东与杭甬运河相连,一路入海。

          站在浙江省内河航道辐射示意图前,杭州京杭运河二通道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郦纲,还向记者描摹出一幅水运复兴的未来图景——浙北、浙东及浙中西部的航道完全贯通成高等级内河水运网,上海港、宁波舟山港、下沙港串珠成链,未来货船甚至有可能通过钱塘江至江西、长江中上游,直抵内陆腹部。而杭州,或将成为浙江乃至华东地区的物流集散中心。

          一如千年前,奔腾河流打通经济动脉,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源源不断流淌,浸润中华大地。今天的运河,也将支撑起璀璨繁荣的现代生活梦想。“大运河文化公园,为我们找到通往未来的方向。”郦纲说,黄金水道在,大运河文化就能继续生长。


          (浙江日报)

          打印 关闭
          亚洲一区二区精品综合